聚博娱乐

  1. <output id="61616"><legend id="61616"></legend></output>
    <meter id="61616"></meter><code id="61616"><ol id="61616"></ol></code>
  2. <var id="61616"><ol id="61616"></ol></var>
    <var id="61616"><ol id="61616"><big id="61616"></big></ol></var>

    <label id="61616"><video id="61616"></video></label>
    <dd id="61616"></dd>

    <acronym id="61616"></acronym>
    <acronym id="61616"></acronym>

    <var id="61616"><ol id="61616"></ol></var>

        1. 三毛《星石》原文及賞析

          【導語】:

          《星石》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星石》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一下吧。

            那個人是從舊貨市場的出口就跟上我的。

            都怪我去了那間老教堂,去聽唯有星期天才演奏的管風琴。那日去得遲了,彌撒正在結束,我輕輕劃了十字架,向圣壇跪了一下,就出來了。那間教堂就貼著市場旁邊。也是一時舍不得離開,我在樹蔭下的長椅子上坐了下來。那個人,那個后來跟住了我的人,就坐在那里。他先在的。

            每一次回西班牙,總當心的選班機,選一班星期五黃昏左右抵達的,那么,星期六可以整整一天躺在旅館內消除疲勞。而星期天,正好可以早起,走個半小時多路,去逛只有星期日才有的市集——大得占住十數條街的舊貨市場。然后,去教堂靜靜的坐著,閉上眼睛,享受那古老教堂的管風琴演奏。

            每一次回馬德里,在起初的一兩天里都是這么度過的,不然就不覺得在回來了。

            當我坐在長椅上的時候,旁邊的中年人,那個在夏天穿著一件冬天舊西裝還戴了一頂破帽子的人就開始向我講話了。我很客氣的回答他,好有耐性又友善的。

            談了一會話,旁邊的人問起我的私事來,例如說;結了婚沒有?靠什么生活?要在馬德里留幾天?住在哪一家旅館什么又什么的。我很自然的站起來,微微笑著向他說再見,轉身大步走了。

            一路穿過一條一條青石磚鋪的老街,穿過大廣場,停下來看街頭畫家給人畫像,又去吃了一個冰淇淋,小酒館喝了一杯紅酒,站著看人交換集郵,看了一會斗牛海報……做了好多事情,那個跟我同坐過一張長椅子的人就緊緊的跟著。也沒什么討厭他,也不害怕,覺得怪有趣的,可是絕對不再理他了。他總是擠過一些人,擠到我身邊,口里反復的說:“喂!你慢慢走,我跟你去中國怎么樣?你別忙走,聽我說——。”

            我跑了幾步,從一個地下車站入口處跑下去,從另外一個出口跑出來,都甩不掉那個人。

          三毛《星石》原文及賞析

            當這種迷藏開始不好玩的時候,我正好已經走到馬德里的市中心大街上了,看見一家路邊咖啡館,就坐了下去。那時,茶房還在遠遠的一個桌子上收杯子,我向他舉舉手,他點了一下頭,就進去了。

            才坐下來呢,那個跟我的人就也到了,他想將我對面的一張椅子拉開,要坐下來,我趕緊說:“這把椅子也是我的。”

            說時立即把雙腳交叉著一擱擱在椅子上,硬不給他坐。“喂!我跟你講,我還沒有結過婚,怎么樣?你覺得怎么樣?”他也不堅持坐下來了,只彎下腰來,在我耳邊鬼里鬼氣的亂講。

            我想了一下,這個人七八成精神不正常,兩三成是太無聊了,如果用軟的方法來,會纏久一點,我性子急,不如用罵的那種法子快快把他嚇走。

            他還在講鬼話呢,不防被我大聲罵了三句:“滾開!討厭!瘋子!”好大聲的,把我自己也給嚇了一跳。走路的人都停下來看,那個跟蹤的家伙跳過路邊咖啡館放的盆景,刷一下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茶房向我這邊急急的走來,一副唐·吉訶德的架勢,問說什么事情。我笑起來了,跟他講:“小事情,街頭喜劇。”

            點了一杯只有在西班牙夏天才喝得到的飲料——一種類似冰豆漿似的東西,很安然的就將腳擱在對面的椅子上,拾起一份別人留在座位上的報紙,悠悠閑閑的看起來。

            其實也沒有那么悠閑,我怕那個被罵走的人回來搶我東西,當心的把皮包放在椅子后面,人就靠在包包上坐著,眼睛還是東張西望的。防著。

            這時候,大概是下午兩點前后,天熱,許多路人都回家去休息了,咖啡座的生意清淡。就在那個時候,我身邊一把椅子被人輕輕拉開,茶房立即來了。那人點的東西一定很普通,他只講了一個字,茶房就點頭走了。

            我從報紙后面斜斜瞄了一下坐在我身邊的。還好不是那個被我罵走的人,是個大胡子。

            報紙的廣告讀完了,我不再看什么,只是坐著吹風曬太陽。當然,最有趣的是街上走過的形形色色的路人——一種好風景。

            那么熱的天,我發覺坐在隔壁的大胡子在喝一壺熱茶。他不加糖。

            我心里猜,一、這個人不是西班牙人。二、也不是美國人。三、他不會講西班牙話。四、氣質上是個知識分子。五、那他是什么地方來的呢?

            那時,他正將手邊的旅行包打開,拿出一本英文版的——《西班牙旅游指南》開始看起來。

            我們坐得那么近,兩個人都不講話。坐了快一小時了,他還在看那本書。

            留大胡子的人,在本性上大半是害羞的,他們以為將自己躲在胡子里面比較安然。這是我的看法。

            時間一直流下去,我又想講話了。在西班牙不講話是很難過的事情,大家講來講去的,至于說講到后來被人死纏,是很少很少發生的。不然誰敢亂開口?

            “我說——你下午還可以去看一場斗牛呢。”

            慢吞吞的用英文講了一句,那個大胡子放下了書,微笑著看了我一眼,那一眼,看得相當深。

            “看完斗牛,晚上的法蘭明歌舞也是可觀的。”“是嗎?”他有些耐人尋味的又看了我一眼,可親的眼神還是在觀察我。

            終于又講話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才罵掉一個瘋子,現在自己又去找人搭訕就是很無聊的行為。何況對方又是個很敏感的人。

            “對不起,也許你還想看書,被我打斷了——”“沒有的事,有人談談話是很好的,我不懂西班牙文,正在研究明天有什么地方好去呢。”

            說著他將椅子挪了一下,正對著我坐好,又向我很溫暖的一笑,有些羞澀的。

            “是哪里人?”雙方異口同聲說出完全一樣的句子,頓了一下,兩個人都笑起來了。

            “中國。”“希臘。”

            “都算古國了。”不巧再說了一句同樣的話,我有些驚訝,他不說了,做了個手勢笑著叫我講。

            “恰好有個老朋友在希臘,你一定認識他的。”我說。“我一定認識?”

            “蘇格拉底呀!”

            說完兩人都笑了,我笑著看他一眼,又講:“還有好多哲人和神祗,都是你國家的。”他就報出一長串名字來,我點頭又點頭,心里好似一條枯干的河正被一道清流穿過似的歡悅起來。

            也許,是很幾天沒有講話了,也許,是他那天想說話。我沒敢問私事,當然一句也不說自己。講的大半是他自動告訴我的,語氣中透著一份瞞不住人的誠懇。

            希臘人,家住雅典,教了十年的大學,得了一個進修的機會去美國再攻博士,一生想做作家,出過一本兒童書籍卻沒有結過婚,預計再一年可以拿到物理學位,想的是去撒哈拉沙漠里的尼日國。

            我被他講得心跳加快,可是絕對不提什么寫書和沙漠。我只是悄悄的觀察他。是個好看的人啊!那種深沉卻又善良的氣質里,有一種光芒,即使在白天也擋不住的那種光輝。“那你這一次是從希臘度假之后,經過馬德里,就再去美國了?”我說。

            他很自然的講,父母都是律師,父親過世了,母親還在雅典執業,他是由美國回去看母親的。

            我聽了又是一驚。

            “我父親和弟弟也是學法律的,很巧。”我說。

            就那么長江大河的談了下去。從蘇格拉底講到星座和光年,從《北非諜影》講到《印度之旅》,從薩達特的被刺講到中國近代史,從《易經》講到電腦,最后跌進文學的漩渦里去,那一片浩瀚的文學之海呀……最后的結論還是“電影最迷人”。

            有一陣,我們不說話了。我猜,雙方都有些棋逢敵手的驚異和快悅,我們反而不說話了。

            什么都講了,可是不講自己,也不問他名字,他也沒有問我的。下午微熱的風吹過,帶來一份舒適的悠然。在這個人的身邊,我有些舍不得離開。

            就是因為不想走,反而走了。

            在桌上留下了我的那份飲料錢加小帳,我站起來,對他笑一笑,他站了起來,送我。

            彼此很用勁的握了握手,那句客套話:“很高興認識你。”都說成了真心的。然后我沒有講再見,又看了他一眼,就大步走了。

            長長直直的大街,一路走下去就覺得被他的眼光一路在送下去的感覺。我不敢回頭。

            旅館就在轉彎的街角,轉了彎,并沒有忘記在這以前那個被我罵走的跟蹤者,在街上站了五分鐘,確定沒有人跟我,這才進了旅館。

            躺在旅社的床上,一直在想那個咖啡座上的人,最后走的時候,他并不只是欠欠身,他慎重其事的站起來送我,使我心里十分感謝他。

            單獨旅行很久了,什么樣的人都看過一些。大半的人,在旅途中相遇的,都只是一種過客,心理上并不付出真誠,說說談談,飛機到了,一聲“再見,很高興認識你。”都只是客套而已??墒莿偛拍莻€人,不一樣,多了一些東西,在靈魂里,多了一份他人沒有的真和誠。我不會看走眼。

            午睡醒來的一霎間,不知自己在哪里,很費了幾秒鐘才弄清楚原來是在馬德里的一家旅社。我起床,將頭發帶臉放到水龍頭下去沖,馬德里的自來水是雪山引下來的,冰涼澈骨。這一來,完全清醒了。

            翻開自己的小記事簿,上面一排排西班牙朋友的電話。猶豫了一會兒,覺得還是不要急著打過去比較清靜。老朋友當然是想念的,可是一個人先逛逛街再去找朋友,更是自在些,雖然,午睡醒了也不知要到哪里去。

            我用毛巾包著濕頭發,發呆。

            我計劃,下樓,穿過大馬路,對街有個“麥當勞”,我去買一份最大的乳酪漢堡再加一個巨杯的可口可樂,然后去買一份雜志,就回旅館。這兩樣吃的東西,無論在美國或是臺灣,都不吃的。到了西班牙只因它就在旅館對面,又可以外賣,就去了。

            那天的夜晚,吃了東西,還是跑到火車站去看了看時刻表,那是第二天想去的城——塞歌維亞。也有公車去,可是坐火車的歡悅是不能和汽車比的?;疖?,更有流浪的那種生活情調。

            塞歇維亞對我來說,充滿了冬日的回憶;是踏雪帶著大狼狗去散步的城,是夜間跟著我的朋友夏米葉去爬羅馬人運水道的城,是做著半嬉痞.跟著一群十幾個國籍的朋友做手工藝的城,是我未嫁以前,在雪地上被包裹在荷西的大外套里還在分吃冰淇淋的城。也是一個在那兒哭過、笑過、在燦爛寒星之下海誓山盟的城。我要回去。

            夏天的塞歌維亞的原野總是一片枯黃。

            還是起了一個早,坐錯了火車,又換方向在一個小站下來,再上車,抵達的時候,店鋪才開門呢。

            我將以前去過的大街小巷慢慢走了一遍,總覺得它不及雪景下的一切來得好看。心里有些一絲一絲的東西在那兒有著棉絮似的被抽離。經過圣·米揚街,在那半圓形的窗下站了一會兒,不敢去叩門。這兒已經人事全非了。那面窗,當年被我們漆成明黃色的框,還在。窗里沒有人向外看。夏日的原野,在烈日下顯得那樣的陌生,它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它。我在這兒,沒有什么了。

            不想吃東西,也不想再去任何地方,斜坐在羅馬人高高的運水道的石階上,又是發呆。

            就在那個時候,看見遠遠的、更上層的地方,有一個身影。我心撲一下跳快了一點,不敢確定是不是看錯了,有一個人向我的方向走下來。是他,那個昨天在馬德里咖啡座上交談了好久的希臘人。確定是他,很自然的沒有再斜坐,反過身去用背對著就要經過我而下石階來的人。不相信巧合,相信命運。我相信,所以背著它。

            只要一步兩步三步,那個人就可以經過我了。昨天我札著頭發,今天是披下來的,昨天是長裙,今天是短褲,他認不出來的。

            這時候,我身邊有影子停下來,先是一個影子,然后輕輕坐下來一個人。我抬起眼睛對著他,說了一句:“哦,你,希臘左巴。”

            他也不說話,在那千年的巨石邊,他不說話。很安靜的拿起一塊小石子,又拿起另外一塊石子,他在上面寫字,寫好了,對我說:“你發發看這個拼音。”我說:“亞蘭。”“以后你這么叫我?”他說。

            我點點頭,我只是點點頭。哪來的后呢?

            “你昨天沒有說要來這里的?”我說。

            “你也沒有說。”

            “我搭火車來的。”

            “我旅館旁邊就是直達這個城的車站,我想,好吧,坐公車,就來了。是來碰見你的。”

            我笑了笑,說:“這不是命運,這只是巧合而已。”“什么名字?”終于交換名字了。

            “ECHO。你們希臘神話里的山澤女神。那個,愛上水仙花的。”

            “昨天,你走了以后,我一直在想——想,在什么地方見過你,可是又絕對沒見過。”

            我知道他不是無聊才講這種話,一個人說什么,眼睛會告訴對方他心里的真假。他不是跟我來的,這是一種安排,為什么被這樣安排,我沒有答案。那一天,我是悲哀的,什么也不想講,而亞蘭,他也不講,只是靜悄悄的坐在我身旁。“去不去吃東西?”他問我,我搖搖頭。

            “去不去再走?”我又搖搖頭。

            “你釘在這里啦?”我點點頭。

            “那我二十分鐘以后就回來,好嗎?ECHO。”

            在這個悲傷透了的城里,被人喊出自己的名字來,好似是一種回音,是十三年前那些呼叫我千萬遍人的回聲,它們四面八方的躍進我的心里,好似在烈日下被人招魂似的。那時候,亞蘭走了。

            不知為什么,在這一霎間,覺得在全西班牙的大荒原里,只有亞蘭是最親的人。而他,不過是一個昨日才碰見的陌生人,今天才知道名字的一個過客。這種心情,跟他的大胡子有沒有關系?跟他那溫暖的眼神有沒有關系?跟我的潛意識有沒有關系?跟他長得像一個逝去的人有沒有關系?“你看,買了飲料和三明治來,我們一同吃好不好?”亞蘭這一去又回來了,手上都是東西,跑得好喘的。“不吃,不吃同情。”

            “天曉得,ECHO,我完全不了解你的過去,昨天你除了講電影,什么有關自己的事都沒講,你怎么說我在同情你?你不是快樂的在度假嗎?我連你做什么事都不知道。我只是,我只是——”

            我從他手里拿了一瓶礦泉水,一個三明治,咬了一口,他就沒再說下去了。

            那天,我們一同坐火車回馬德里,并排坐著,拿腳去擱在對面的椅子上。累了,將自己靠到玻璃窗上去,我閉上眼睛,還是覺得亞蘭在看著我。我張開眼睛——果然在看。他有些害羞,很無辜的樣子對我聳聳肩。

            “好了,再見了,謝謝你。”在車站分手的時候我對著亞蘭,就想快些走。

            “明天可不可以見到你?”

            “如果你的旅社真在長途公車站旁邊,它應該叫‘北佛勞里達’對不對?四顆星的那家。”

            “你對馬德里真熟!!”

            “在這里念大學的,很久以前了。”

            “什么都不跟我講,原來。”

            “好,明天如果我想見你,下午五點半我去你的旅館的大廳等你,行不行?”

            “ECHO,你把自己保護得太緊了,我們都是成人了,你的旅館就不能告訴我嗎?應該是我去接你的。”“可是,我只是說——如果,我想見你。這個如果會換的。”“你沒有問我哪天走。”

            真的,沒有問。一想,有些意外的心慌。

            “后天的班機飛紐約,再轉去我學校的城,就算再聚,也只有一天了。”

            “好,我住在最大街上的REX旅館,你明天來,在大廳等,我一定下來。五點半。”

            “現在陪你走回去?”

            我咬了一下嘴唇,點了頭。

            過斑馬線的時候,他拉住了我的手,我沒有抽開。一路吹著黃昏的風,想哭。不干他的事。

            第二天我一直躺著,也不肯人進來打掃房間,自己鋪好床,呆呆的等著,就等下午的那個五點半。

            把衣服都攤在床上,一件一件挑。換了一只涼鞋,覺得不好,翻著一條白色的裙子,覺得它縐了。穿牛仔褲,那就去配球鞋。如果穿黑色碎花的連衣裙呢?夏天看上去熱不熱?很多年了,這種感覺生疏,情怯如此,還是逃掉算了,好好的生活秩序眼看不知不覺的被一個人闖了進來,而我不是沒有設防的。這些年來,防得很當心,沒有不保護自己。事實上,也沒有那么容易受騙。

            五點半整,房間的電話響了,我匆匆忙忙,跳進一件白色的衣服里,就下樓去了。

            在大廳里,他看見我,馬上站了起來,一身簡單的恤衫長褲,夏日里看去,就是那么清暢又自然。而他,不自然,很害羞,怎么會臉紅呢?

            “我們去哪里?”我問亞蘭。

            “隨便走走,散步好不好?”

            我想了一下,在西班牙,八點以前餐館是不給人吃晚飯的。五點半,太陽還是熱。旅館隔壁就是電影院,在演《遠離非洲》這部片子。

            我提議去看這部電影,他說好,很欣喜的一笑。接著我又說:“是西班牙文發音的哦!”他說沒有關系??吹贸?,他很快樂。

            當那場女主角被男主角帶到天上去坐飛機的一刻出來時,當那首主題曲再度平平的滑過我心的時候,當女主角將手在飛機上往后舉起被男主角緊緊握住的那一刻,我第三次在這一霎間受到了再一次的震動。

            幸福到極致的那種疼痛,透過影片,漫過全身每一個毛孔,釘住銀幕,我不敢看身邊的人。

            戲完了,我們沒有動,很久很久,直到全場的人都走了,我們還坐著。

            “對不起,是西班牙發音。”我說。

            “沒關系,這是我第三次看它了。”

            “我也是——”我快樂的叫了出來,心里不知怎的又很感激他的不說。他事先沒有說。

            走出戲院的時候,那首主題曲又被播放著,亞蘭的手,輕輕搭在我的肩上,那一霎間,我突然眼睛模糊。

            我們沒有計劃的在街上走,夜,慢慢的來了。我沒有胃口吃東西,問他,說是看完了這種電影一時也不能吃,我們說:“就這樣走下去嗎?”我們說:“好的。”“我帶你去樹多的地方走?”

            他笑說好。他都是好。我感覺他很幸福,在這一個馬德里的夜里。

            想去“西比留斯”廣場附近的一條林蔭大道散步的,在那個之前,非得穿過一些大街小巷。行人道狹窄的時候,我走在前面,亞蘭在后面。走著走著,有人用中文大喊我的筆名——“三毛——”喊得驚天動地,我發覺我站在一家中國飯店的門口。

            “呀!真的是你嘛——一定要進來,進來喝杯茶……”我笑望了一下身后的亞蘭,他不懂,也站住了。

            我們幾乎是被拖進去的,熱情的同胞以為亞蘭是西班牙人,就說起西文來。我只有說:“我們三個人講英文好不好?這位朋友不會西班牙話。”

            那個同胞馬上改口講英文了,對著亞蘭說:“我們都是她的讀者,你不曉得,她書里的先生荷西我們看了有多親切,后來,出了意外,看到新聞我太太就——”

            那時候,我一下按住亞蘭的手,急急的對他講:“亞蘭,讓我很快的告訴你,我從前有過一個好丈夫,他是西班牙人,七年前,水里的意外,死了。我不是想隱瞞你,只是覺得,只有今晚再聚一次你就走了,我不想講這些事情,屬于我個人的——”

            我很急的講,我那么急的講,而亞蘭的眼睛定定的看住我,他的眼眶一圈一圈變成淡紅色,那種替我痛的眼神,那種溫柔、了解、同情、關懷,還有愛,這么復雜的在我眼前一同呈現。而我只是快速的向他交代了一種身分和抱歉。我對那位同胞說:“我的朋友是這兩天才認識的,他不知你在說什么。我們早走了,謝謝你。”

            同胞沖進去拿出了照相機,我陪了他拍了幾張照片,謝了,這才出來了。

            走到西比留斯的廣場邊,告訴亞蘭想坐露天咖啡座,想一杯熱的牛奶。我捧著牛奶大口的喝,只想胃可以少痛一點。那段時間里,亞蘭一直默默的看著我,不說一句話。喝完了牛奶,我對著他,托著下巴也不講話。

            “ECHO。”亞蘭說:“為什么你昨天不告訴我這些?為什么不給我分擔?為什么?”

            “又不是神經錯亂了,跟一個陌生人去講自己的事情。”我嘆了口氣。

            “我當你是陌生人嗎?我什么都跟你講了,包括我的失戀,對不對?”

            我點點頭:“那是我給你的親和力。也是你的天真。”我說。

            “難道我沒有用同樣的真誠回報你嗎?”

            “有,很誠懇。”我說。

            “來,坐過來。”他拉了一下我的椅子。我移了過去。亞蘭從提包里找出一件薄外套來給我披上。

            “ECHO,如果我們真正愛過一個人,回憶起來,應該是充滿感激的,對不對?”

            我點點頭。

            “如果一個生命死了,另一個愛他的生命是不是應該為那個逝去的人加倍的活下頭,而且盡可能歡悅的替他活?”我又點點頭。

            “你相信我的真誠嗎?”

            我再度點頭。

            “來,看住我的眼睛,看住我。從今天開始,世上又多了一個你的朋友。如果我不真誠,明天清早就走了,是不是不必要跟你講這些話?”

            我抬起頭來看他,發覺他眼睛也是濕的。我不明白,才三天。我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明天,看起來我們是散了,可是我給你地址,給美國的,給希臘的,只要找得到我的地方,連學校的都留給你,當然,還有電話號碼。你答應做我的朋友,有事都來跟我說嗎?”我不響,不動,也沒有點頭。

            “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輕輕的問。

            “我并不去分析,在咖啡座上跟你談過話以后,我就知道了。你難道不明白自己嗎?”

            “其實,我只想做一個小孩子,這是我唯一明白的,只要這樣,也不行。”我嘆了口氣。

            “當你在小孩子的時候,是不是又只想做大人,趕快長大好穿絲襪和高跟鞋?”

            我把頭低下了。

            他將我的手拉了過去。呀——讓我逃走吧,我的心里從來沒有這么怕過。

            “不要抖,你怕什么?”

            “怕的,是自己,覺得自己的今夜很陌生——。”“你怕你會再有愛的能力,對不對?事實上,只要人活著,這種能力是不會喪失的,它那么好,你為什么想逃?”“我要走了——”我推椅子。

            “是要走了,再過幾分鐘。”他一只手拉住我,一只手在提包里翻出筆和紙來。我沒有掙扎,他就放了。

            這時,咖啡座的茶房好有禮貌的上來,說要打烊了。其實,我根本不想走,我只是胡說。

            我們付了帳,換了一把人行道上的長椅坐下來,沒有再說什么話。

            “這里,你看,是一塊透明的深藍石頭。”不知亞蘭什么地方翻出來的,對著路燈照絡我看,圓餅干那么大一塊。“是小時候父親給的,他替我鑲了銀的絆扣,給我掛在頸子上的。后來,長大了,就沒掛,總是放在口袋里。是我們民族的一種護身符,我不相信這些,可是為著逝去父親的愛,一直留在身邊。”他將那塊右頭交給了我。

            “怎么?”我不敢收。

            “你帶著它去,相信它能保護你。一切的邪惡都會因為這塊藍寶而離開你——包括你的憂傷和那神經質的胃。好吧?替我保管下去,直到我們再見的時候。”

            “不行,那是你父親給的。”

            “要是父親看見我把這塊石頭給了你——一個值得的人,他會高興的。”

            “不行。”

            “可以的,好朋友,你收下了吧。”

            “才三天,見面三次。”

            “傻孩子,時光不是這樣算的。”

            我握住那塊石頭,仰臉看著這個人,他用手指在我唇上輕輕按了一下,有些苦澀的微笑著。

            “那我收了,會當心,永遠不給它掉。”我說。“等你再見到我的時候,你可以還給我,而后,讓我來守護你好不好?”

            “不知道會不會再見了,我——浪跡天涯的。”“我們靜等上天的安排,好嗎?如果他肯,一切就會成全的。”

            “他不肯。”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很早以前,就知道的,蒼天不肯……”我有些哽咽,撲進他懷里去。

            他摸摸我的頭發,又摸我的頭發,將我抱在懷里,問我:“胃還痛不痛?”

            我搖搖頭,推開他,用袖子擦了一下眼睛。

            “要走了,你今天早班飛機。”

            那時候,已是清晨四點多,清道夫一個一個在街上出現了。

            “我送你回旅館。”

            “我要一個人走,我想一個人走一走。”

            “在這個時間,你想一個人去走一走?”

            “我不是有了你的星石嗎?”

            “可是當我還在你旁邊的時候,你不需要它。”

            在他旁邊慢慢的走起來。風吹來了,滿地的紙屑好似一群蒼白的蝴蝶在夜的街道上飛舞。

            “放好我的地址了?”

            我點點頭。

            “我怎么找你?”

            “我亂跑的,加納利島上的房子要賣了,也不會再有地址,臺灣那邊父母就要搬家,也不知道新地址,總是我找你了。”“萬一你不找呢?”

            “我是預備不找你的了。”我嘆了口氣。

            “不找?”

            “不找。”

            “那好,我等,我也可以不走,我去改班機。”“你不走我走,我去改班機。”我急起來了,又說“不要等了,完了就是完了,你應該感激才是,對不對?你自己講的。剛才,在我撲向你的那一霎間,的確對你付出了霎間的真誠。而時間不就是這樣算的嗎?三天,三年,三十年,都是一樣,這不是你講的?”說著說著我叫了起來。“ECHO——”

            “我要跑了,不要像流氓一樣追上來。我跟你說,我要跑了,我的生活秩序里沒有你。我一講再見就跑了,現在我就要講了,我講,再——見,亞蘭——再見——。”

            在那空曠的大街上,我發足狂奔起來,不回頭,那種要將自己跑到死的跑法,我一直跑一直跑,直到我轉彎,停下來,抱住一根電線桿拚命的咳嗽。

            而豪華的馬德里之夜,在市區的中心,那些十彩流麗的霓虹燈,兀自照耀著一切有愛與無愛的人。而那些睡著了的,在夢里,是哭著還是笑著呢?

          手機訪問 作品人物網

          熱門推薦
          • 三毛《重建家園》原文欣賞

            《重建家園》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重建家園》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

            2020-05-02

          • 三毛《E·T回家》原文欣賞

            《E·T回家》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E·T回家》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一下

            2020-05-02

          • 三毛《隨風而去》原文欣賞

            《隨風而去》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隨風而去》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

            2020-05-02

          • 三毛《罪在那里》原文欣賞

            《罪在那里》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罪在那里》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

            2020-05-02

          • 三毛《楊柳青青》原文欣賞

            《楊柳青青》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楊柳青青》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

            2020-05-02

          • 三毛《我要回家》原文欣賞

            《我要回家》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我要回家》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

            2020-05-02

          • 三毛《愛馬落水之夜》原文欣賞

            《愛馬落水之夜》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愛馬落水之夜》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

            2020-05-02

          • 三毛《我先走了》原文欣賞

            《我先走了》是三毛寫的一篇散文,出自三毛的散文集《鬧學記》,關于《我先走了》的主要內容是什么呢?來了解

            2020-05-02

          • 三毛《媽媽的一封信(代序)》原文欣賞

            三毛,我親愛的女兒: 自你決定去撒哈拉大漠后,我們的心就沒有一天安靜過,怕你吃苦,怕你寂寞,更擔心你難以

            2020-05-01

          作品人物網鄭重聲明:本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旨在傳播更多的信息,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本站刪除,QQ:727008645。
          網站地圖 紅樓夢 三國演義
          投稿郵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網vrrw.net 版權所有 2016-2020 ICP證:鄂ICP備17027927號
          高力板| 石拐| 东宁| 界首| 双峰| 白云| 石岛| 海伦| 沁县| 伽师| 常德| 海北| 石拐| 化德| 蠡县| 长武| 双城| 海口| 修水| 凤县| 汕头| 塔什库尔干| 古浪| 二连浩特| 和布克赛尔| 平利| 新密| 根河| 黎城| 金乡| 交口| 金州| 万州龙宝| 滁州| 灵武| 朱日和| 溧阳| 荥阳| 巴林右旗| 邵阳| 新津| 冷水江| 江安| 巴音布鲁克| 井陉| 汨罗| 万宁| 天门| 石林| 海林| 永寿| 于田| 略阳| 鄂托克旗| 五莲| 建瓯| 临猗| 神木| 华县| 靖边| ?涓?| 会泽| 青浦| 通化| 沙坪坝| 华坪| 卢龙| 北流| 峄城| 五原| 北川| 黎川| 贺兰| 前郭| 通渭| 阆中| 鄄城| 定海| 永州| 河源| 包头| 奇台| 渠县| 准格尔旗| 丹巴| 江油| 定南| 威县| 应县| 沙塘| 宝鸡| 平坝| 万宁| 江陵| 铜仁| 番禺| 广丰| 沁水| 浮山| 乐山| 嵊泗| 五道梁| 灵邱| 新会| 昌黎| 海安| 呼伦贝尔| 泗县| 聂拉木| 杭锦旗| 全椒| 安阳| 临夏| 和林格尔| 百色| 小灶火| 南城| 朱日和| 高青| 亳州| 惠阳| 门头沟| 凉山| 斋堂| 波阳| 龙口| 利津| 索伦| 灵川| 黄茅洲| 邓州| 永福| 浦城| 那日图| 肃北| 邕宁| 荣成| 阳山| 囊谦| 泊头| 沙雅| 镇海| 孟连| 朱日和| 湄潭| 怀柔| 蒲江| 徐州| 兴隆| 九龙| 哈巴河| 德宏| 康平| 河曲| 永顺| 凤庆| 夏津| 白水| ?涓?| 博湖| 肃宁| 龙南| 屯昌| 小灶火| 凤庆| 蒙山| 玉屏| 岳西| 滕州| 潼南| 湖州| 丹凤| 巴中| 滕州| 仪陇| 北京| 长治| 滦南| 南昌县| 阜平| 玛多| 藁城| 尤溪| 吕泗渔场| 广安| 凉山| 台江| 高安| 清水河| 涡阳| 金塔| 包头| 青阳| 锡林浩特| 龙南| 胶南| 高县| 石拐| 石首| 大新| 屏山| 苍溪| 双鸭山| 临湘| 遂宁| 木里| 永仁| 九江| 通渭| 大连| 佛爷顶| 吴忠| 定州| 哈巴河| 刚察| 锦屏| 清兰| 天门| 香格里拉| 郯城| 民勤| 东明| 莫索湾| 南通| 巴仑台| 华安| 邹城| 武定| 永川| 嵩县| 磐安| 牙克石| 吉县| 德阳| 赞皇| 洋县| 德化| 叙永| 禄劝| 中山| 宣化| 裕民| 吕梁| 闻喜| 乐平| 宿迁| 尚义| 丰县| 武义| 阿瓦提| 会昌| 庄河| 永城| 锦屏| 集安| 沁阳| 日喀则| 大姚| 融安| 普洱| 靖西| 龙门| 铅山| 普兰| 长安| 中山| 安义| 临城| 洞头| 普洱| 安塞| 临汾| 嘉定| 平和| 南溪| 太原北郊| 英吉沙| 蓟县| 绥中| 土默特左旗| 泽当| 额尔古纳| 固原| 湟中| 二连浩特| 营口| 株洲| 太原北郊| 东兰| 定日| 彭山| 图们| 浮山| 广昌| 珲春| 绥江| 博白| 布拖| 临沧| 清镇| 合水| 伊春| 莆田| 洪家| 南华| 霍城| 新宁| 紫阳| 东岗| 罗定| 泉州| 魏县| 攸县| 涞水| 广水| 波密| 凌源| 自贡| 临邑| 隆昌| 茌平| 安泽| 永川| 东沙岛| 丰润| 永胜| 华容| 鄯善| 汉沽| 高县| 萍乡| 香河| 新昌| 大勐龙| 寿宁| 太原北郊| 中甸| 博湖| 石景山| 仁寿| 海阳| 乌兰浩特| 塔什库尔干| 青岛| 宝兴| 聂拉木| 清河| 崆峒| 南溪| 郑州| 娄底| 勐海| 临洮| 织金| 呈贡| 马鞍山| 岳池| 福州| 山阴| 四子王旗| 威海| 定安| 仁化| 都安| 乌海| 南沙岛| 济阳| 金沙| 依兰| 达日| 宽甸| 兴仁| 罗江| 舟山| 宁晋| 鄯善| 银川| 吉安县| 建昌| 沂水| 栾川| 望奎| 佛山| 娄底| 石炭井| 雅安| 辽中| 冷湖| 涞源| 普兰店| 郓城| 阳谷| 荣县| 永昌| 本溪县| 大兴安岭| 叶县| 鄂伦春旗| 简阳| 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