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权威-推荐

                                                来源:快三权威-推荐
                                                发稿时间:2020-07-15 04:56:26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各个明星的“打投组”、“反黑组”粉丝群体中,确实存在学生党、未成年人的身影,而在各类事件中引发的“互撕”风波中,也不乏有未成年人下场“应战”。

                                                打榜、刷量 攀比消费“绑架”粉丝

                                                在这些打榜做数据的粉丝中,就有不少学生党、未成年人的参与。如某网友5月17日发布的微博中表示,“我是学生党,但打投真的很容易上手,而且空闲时间10分钟两组真的完全不是问题,就缺你一个,一组两组都是爱!一起送XX出道”。另一位网友在4月11日发布微博称,“希望大家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有出钱,像我一样的贫穷学生党可以多出力打投,搞数据。”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实际上在网信办发文前,微博就已经封禁了一批账号。

                                                《通知》表示,要严厉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在社交平台、音视频平台的热搜榜、排行榜、推荐位等重点区域应援打榜、刷量控评、大额消费等行为。

                                                塔维辛说,泰国7月1日开始允许部分外籍人士入境后,一名苏丹外交官的女儿以及一名埃及军人在入境后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名埃及军人曾前往泰国东部的罗勇市区商场,这暴露了疫情防控方面的漏洞。

                                                明星维权发现“喷子”是未成年人 

                                                曾经做过娱乐圈明星助理的莉莉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流量明星的粉丝一般都有较为明确的分工。“粉丝群里有专门的打投组,专业负责打投的人士每个人手里都有几十上百个投票号。粉丝们也都乐意花钱,但花钱幅度的多少取决于投票的重要性程度。比如《创造101》的时候争位出道,粉丝们为了偶像能够出道集资几百万的都有。”

                                                粉丝为明星打榜、做数据甚至拍“路透图”的热情也间接催化了网络水军、代拍等黑产业态的兴起。

                                                对此,有追星经历的小艾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不同明星家的粉丝气质往往也不同,一般粉丝们不会给学生党在花钱方面有太高的压力,不过在打榜竞争等比较激烈的情况下,粉丝们当然希望能够出自己最大的力,大部分做数据和买专辑等行为都是粉丝们出于“对自家哥哥的爱”,想要禁止打榜刷量做数据等行为不太现实,“除非完全取消榜单,否则谁能忍受自己的偶像排名落在别人后面。”